怪談 - 《黑湖怪潭》拍攝小記

2017年11月21日 2555点热度 0人点赞 1条评论

八月份的一天老K給我打電話,說他想要拍個片子,找我做副導演。我的驚訝在於差不多一年半以前我才問他怎麼不出來拍點東西時,他給我的回答是堅決否定的,怎麼這麼快就“翻臉”突然要拍了,他經歷了什麼?

對於一個投資僅有一百多萬的項目來說,籌備期能有一個多月的時間,而且來自全國各地的主創人員都能在開機前飛往拍攝地去堪景和開會,我覺得已經算很幸運的了。老K在各個部門的配置上要求都很高,各種賣人情刷臉卡,配了一組絕對超值的製作團隊,這一點上我和老K的理念是相同的:即便是預算非常低,也不要放棄對每一個細節的高要求。

電影《黑湖怪潭》開機儀式 | 《變種異煞》為原名,總之在沒上映前,片名都是未知數

整個拍攝過程中其實都不算太順利,尤其是到了第二天才發現,我和老K的一些思路完全不在一個軌道上,有的地方甚至差得很大,不管怎樣,在我職位上來講,這就是失職。好在老K真有他幸運的地方,老天非常的配合我們,拍晴天的戲就出太陽,拍陰天的戲老天就把太陽先收起來,整個拍攝週期下來,都沒有因為天氣原因而影響進度。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晚拍夜戲,晚上七點多開始拍,原本是很平靜的湖面,還有一個圓圓的大月亮配合充當背景,在淩晨一點我們即將要拍攝另一場比較詭異的戲份時,氣溫突然下降,湖面上和樹林裡都起了霧,哇曬,連煙餅都不用放了,畫面上看上去確實很漂亮。

夜景 | 攝:三爺

緊趕慢趕,還是在14天的計畫內把所有戲份拍完,順利殺青。當然,代價就是犧牲了很多原本設定好的東西,對於這些犧牲,我每天都在堅持,我不希望做這樣的犧牲,因為我覺得今天丟掉一些東西,明天丟掉一些細節,那整部戲就可能會很危險。倒是老K顯得沒有那麼緊張,他覺得這樣改也是OK的,因為事情已經發生,糾結下去只會耽誤時間。哦,對了,老K除了導演的另一個身份是製片,除了內容的把控,預算和拍攝進度也是他該操心的事情。

我覺得說壓力不大是假的,有一次很仔細的端詳老K,他頭都白了。

劇照

劇照

殺青後我並沒有馬上回家,而是去了趟北京,按慣例找北京的幾個哥們出來散散心,因為心情很鬱悶。除了工作沒做好有愧於老K,還有就是覺得影片會不如意。更令我感到恐懼的是,我又開始對自己很沒自信,有時甚至會出現對自己專業一無所知的情形,這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在這樣的狀態下失眠好幾天,直到我看到這幾個同樣在北京也混得不是很好的朋友,我才有一絲欣慰,哈哈。

與去年相比,這次在北京與朋友相聚的飯局,大家吃起來的氣氛都顯得有些凝重,包括我。

老K的片在北京做後期,正好我還有半天時間,也去看看,結果機房沒落實好,需要換個地方做剪輯,看不成。在北京市區前往通州的計程車上,我和老K聊了很多。

差不多一個小時後,我先到地方,下了車,往東走,老K的車接著往西開……

Jacky Tong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