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B31

2010年7月28日 1228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起源

熱黑辣辣,无所事事,咩黑写写,于是写下这篇!

B31-序

话说B31至今还能在五中任教,并且身兼班主任,这不得不说是教育界的一大奇迹。起初对B31这个人有微弱印象是在教师公开栏的简介中,在几乎是特级和一级的评级教师中,B31以唯一一个“三级”教师瞬间击败了所有“花园的园丁”,不得不崇拜B31的勇气与精神,在我看来,低级并不是错,不知所谓的错才是低级的。

唯心

一次与母亲大人携手漫步在著名的蘑菇亭,眼前亮丽风景霎时被一片巨大的块状物体遮挡,焦点顿时模糊,使用自动焦距改为前实后虚才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就是著名的B31。由于当时母亲大人在,于是叛逆不羁有了收敛,并且说出了至今回想起来很不MAN的一个谎言:哎呀,我最喜欢听你的课了……

不过看到母亲大人很放心的样子,忍了。

与B31结怨

本人至今依旧讨厌霸课(本不是她的课,但是生硬要来上课)与拖堂。B31其人将霸课与拖堂运用得惟妙惟肖,已经到了炉火炖青,无人能敌的地步。加上在那个寒窗苦读、披星戴月的应试教育岁月里,我们似乎一向被视为不受欢迎的眼中钉,升学率的绊脚石,差生总是变相成为某种奴隶,任意辱骂以及无限量的值日。这本身无形中已经是暗藏着一颗可爆可不爆的炸弹。

怀念“米雪”

说到这里,忽然很怀念米雪。米雪来了,B31终于不能横行霸道。同样是被罚抄写或被罚背书,但是我们都乖乖的到米雪办公桌前背诵。我想不用多解释都可以看出,这就是差距。不得不承认,我们是全年级最受羡慕的班级,因为有她。

米雪还是有自己的性格,任教一年后,最后还是离开了。教务处不得不在英语组中作出调整,B31回来了。

引爆“炸弹”

还是一如既往的霸课和拖堂。晚自习再次被无情的占有。又是枯燥无味的听写,我终于受不了,于是拒绝听写,在对峙中,当着全班的面说:“以前的老师(没指名道姓)比你好多了”。于是,炸弹终于爆炸了。

党首

幸好还有一个共同作战的战友一起“为非作歹”,那个人就是党首,当时不叫党首,叫GAMES。

我和党首在当着全班的面被指“害群之马没妈教”之后,我们的对峙从教室转到办公室。在母亲大人被点名以后,我肾上腺激素即刻激活,今天就是死,也不能妥协。不过令我吃惊的是,一向对我有偏见的班主任这次却站在了我这边,不知道是我们自己幸运,还是教师队伍中本身就有问题,因为一般这样的顶撞,学生总是会死得很惨。

网站

我不知道原来学校的老师也有在关注我的网站,在网站中有一个投票和一则新闻,都是赤裸裸针对B31,并且拿B31与米雪来做比较,结果可想而知。

开会

结果有一天,学校党委书记居然找我们去开会,开会的人有班长,学习委员等尖子生,而唯独只有我一个差生。会议首先诚恳的建议我删除掉网站上悬殊的投票内容,还有就是对B31的意见,学校似乎做了很认真的记录,并且是一个差生的建议。我觉得没必要跟学校过不去,毕竟B31只是个插曲,也将会成为个过客。

毕业

似乎开会之后,我们就被挂了免死牌。加上初三最后时刻的发奋,班主任对我态度有所好转,但是一切都太迟了。在毕业领成绩条的时候,班主任还是对我一声叹息。

五中贴吧

没想到吧,大学就要毕业了,偶然在五中贴吧上看到一条骂B31的帖子,08年发的贴至今还在火热的回复中。做老师能做到这样的地步,不得不让我们有少许膜拜的冲动。我在反思,老师也许都是为学生好的,但是我总结,B31绝对不在其中,她是个例。

后续

得知B31已经也有孩子,不晓得B31在教学的道路中究竟在执着什么,在代沟凸显的时代,B31稍微有些弱势,也许B31想我们好,但是,只能说这样的做法似乎不值当,对于80后已经看不出效果,沿用到90后,也只能是更激烈。更何况,老师和学生之间,本来就有一层隔阂和一颗炸弹。

虽然事已久远,当年的恩怨也烟消云散,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团回忆,叙述起来也会带有喜剧和伤感的成分,都是青涩少年懵懂时,不过现在要是有谁提出去看望她,我想这辈子我都会拒绝。

Jacky Tong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