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落個枕

2010年7月16日 1173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在美丽的席梦思和柔软的枕头以及我优美的睡姿下,我最后还是失去了自由,颈部的自由很重要,就拿杀鸡来举证,从颈部下手,看着鸡细血长流,一个生命终结束。

俗话说什么如饮水,冷暖自知。一颗什么样的头就要配什么样的枕头,配错了就会有事故,即使很喜欢很喜欢这个枕头,就算百万个不愿意承认自己不适合这个枕头。但是头脑始终要面对现实的,虽然有时候枕头会认为这是个说不定的问题。

中国移动营业大厅绝对是个上乘的纳凉圣地,宽敞的大厅面积,豪爽的制冷系统,还有眼花缭乱的各式广告杂志。突然发现那台自助打印机很可怜,静静的在那里屹立着,观望着大厅里来往的人群,但傍边的自助缴费机却人满为患。同样是自助,实不应该有不一样的命运。在这讯息万变的时代,网络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因此一些传统的东西会逐渐被人遗忘。

拿到前5个月的通讯详单,很单薄,确实少了高中那时的激情挥霍。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电话中畅谈了,也不会每天都固定有个人来与你分享她的喜怒哀乐,尽管说的全是废话。长话记录里的通话次数甚至是零。

每月短信详单里始终都会有一串熟悉的号码,那个今年1月以后本不应该再出现在通话记录里的号码,那个始终不会成为“主叫”的号码。

作家刘震云说:世上有用的话,一天不超过十句。

我们无时无刻都在废话,正经事也就那点,在那点里还要排除虚伪、客套和溜须拍马,最后真诚的话可能都不到半句。手机可以让我们距离更近,但是我们更容易言不由衷,尽管自己本身很想真诚!

落枕也许会好

落眠呢?

Jacky Tong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