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充記事

2013年3月19日 2171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來西充拍攝桃花的素材,在這兩天里遇到了三件事,讓我印象深刻,覺得可以寫一寫。

第一,樸實

 

剛到西充,就直奔拍攝現場psb,負責暫時安頓我們的是一個當地的農家樂,由於成都的塞車導致我們錯過了午飯的時間,所以農家樂也只能給後到的我們弄一碗小面。面其實很簡單,清湯,一點雞肉碎,幾根青菜,仿佛沒怎麼放鹽。如果還有其他的選擇,我不會選這碗面的。

意思意思幾口,吃罷。這時候有個老大爺走過來問我們吃不吃得飽,他看似是這個農家樂里最年長的人,我們都不約而同的說吃飽了,然後趕緊投入工作。其實看得出來,說吃飽只是在為嫌棄這碗面給人家一個臺階下而已,畢竟他們好心為我們煮碗面。我仔細看這老大爺,善良,純樸,最後還是那份樸實感動我,我又把涼在旁邊的這碗面抓回來,趕緊再吃幾口,並且為剛才吃面時心裡罵了些髒話而感到愧疚。樸實真的很感人。

工作完在農家樂吃完晚飯,工作人員準備為今天的安頓結帳時,老大爺說什麽都不肯要。原來,他一開始,就拿我們當客人招待。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反正我再次對這個樸實的老大爺感動了,原來無肉不歡的我,還是有良心的,還是會被樸實打動的,我開始後悔我沒有徹底吃完中午那碗面。

最後還是給錢啦,這麼多人吃飯,不給錢好像有點不要臉了。完了還跟老大爺合了個影。我在想,如果我爺爺還在的話,他煮的面,會不會也那麼難吃?

第二,本性

有一個鏡頭我們拍了很多個TAKE,因為太陽直射,我們不是很方便看到螢幕,所以小搖臂的升降完全是我和張琪兩人憑感覺去完成。有時候演員做得很好了,機器的配合沒到位;有時候機器走位沒問題了,演員那邊又不好了;終於演員和機器都好了,背景的水里突然飄過來一個垃圾影響畫面……

總之這個幾秒鐘的鏡頭我們拍了很多TAKE,我和葛都想起了在大學拍作業時的那個一分半的長鏡頭,耗時半天多,堅持了47個TAKE終於拿下。拍完這個鏡頭時我仿佛回到了大學拍攝當時。我管不了我現在的身份了,我在現場我不是“唐老師”,他也不是“葛總監”,雖然旁邊有幾個實習生,但管不了那麼多了,不矜持的樂吧,說笑吧,就好像我們還只是大三學生一樣,待會拍完好好洗個澡,晚上出去喝酒,就算爛醉了,明天翹課睡覺就是了。

第三,希望

我們的車在路邊等人,一個大娘在我們的車子周圍打量了很久。她向我們這輛貼著CCTV標誌的車子走了過來,毫不避諱的訴說她的不公,并請求我們報導,似乎她想要討個說法,而她應該也知道,CCTV算是中國最牛的一個媒體了。不過這好像不是我們能幫的,因為我們與新聞部毫無關係,而車上的人也只想打發她走,可是她還是不放棄,最後她只求我們給他央視的電話號碼,她自己去訴求。

車上已經沒有人跟她搭話了,只有她不斷的在重複她的請求。我只好跟她說,讓他看電視的時候留意節目後面的字幕會有出聯繫方式。最後她無奈的走了,跟2009年我在重慶拍攝紀錄片時遇到一位農民請求我報導他的不公一樣,他們的眼神充滿失望。車裡的人都嫌她煩,但是我很想幫她,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幫她,或許我們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我覺得,當一個人瀕臨絕望的時候,或許要的已經不是結果了,而是那份希望。

我希望我給她的,就是那個“希望”,但願她不要絕望,不要放棄。

當我們迷茫的時候,也最希望能有個人來指點迷津不是嗎?哪怕只是亂指,我們也才有了新的方向啊。

 

想起薩特說過的一句話:面對邪惡與不公,漠視等同作惡,沉默即是同謀。
對不起。

Jacky Tong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