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映前

《写在映前》

过了一年多,传来了原本去年就该上的电影《黒湖魅影》在今年8月22日上线的消息,这是好事。那为何一部2017年就拍摄完的片子,2018年初就完成了后制,到现在才来上映?我没勇气多问,也不愿去想。但这期间一定很折磨人,很痛苦。记得在拍摄时有一晚特意仔细的端详老K,他头上的白发好像又多了些许。

导演谋杀电视机(KTV),我叫他老K(因为真的比我老)。与他相识是在2013年7月。他当时跟几个影评人要合作一个影评节目,我负责节目的后期制作。在做节目的时候几乎每一期都会有观众来杠:天天引经据典,把别人的电影讲得一无是处,有本事你自己也拍一部啊……于是在2017年的时候,老K就真的自己拍了。就这个事我还特意问过老K,万一片子出来不如意招恶评如潮,你怎么面对这些个观众?他想都没想,看似无所谓的说:那也很正常啊。

这个回答我没太听懂。当年在北京街头的某烧烤摊前,我也想问云中同样的问题,但没好意思问,当时他的《呼吸正常》正在北京电影节展映。

说实话,在阅完第一稿剧本的时候,我是觉得是很危险的。首先像带有“七三一”、“侵华日军”、“人体生化实验”这类标签的影片,在审查上一定困难重重,而且那时正处于网络电影的严整时期。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可自由创作的环境中。另外极其有限的资金也会增加执行此类影片的难度,不好施展拳脚,就好像姚明走进霍比特人的房子里,然后还想在里面打一场篮球,想想就不是很舒服。

筹备这部影片的时候正好老K的夫人快要到预产期了,问即将喜当爹的他有何感想,他虽然看似很平静的回答着我,言语不难透出他的云霓之望。

爱电影的人,都将自己的作品当成是自己的孩子。面对这两个孩子的即将问世,此番心情应为如何,只有老K自己才知道。

老K亲自去各个地方落实项目、筹备项目、讨论剧本、做分镜等,各项工作均亲力亲为,精心“孵化”。只求这“孩子”出世时能更完美。讨论剧本的时候有些地方我们会产生分歧,这时候他会很擅长的说服我……好吧,其实更重要的是他自己要说服自己。比如最后有一场怪物追逐女主角的戏,我给的建议是用几块大的镜子来做镜面反射梗,这个梗甚至可以作为影片高潮点或者是关键点。但他好像没太GET到我的意思,又或者是我没表达明白?

《写在映前》
导演睡着了

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他都能看似轻松的应对过去。有几次都因为不同的原因,不得不临时改动剧本。有一晚我忍不住的问他,你怎么能接受得了这样子的改动呢?他的回答倒是轻松:那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倒觉得老K还是个很称职的“父亲”,负责到底。如果换成是我,同样的情况,我可能会冲动的让影片“流产”。

至于影片最后是好是坏,每个观众看过以后自然心里都会有一杆秤来衡量。我是肯定要支持的。之前《呼吸正常》上映的时候,观众评价两级分化。对于影评界内的支持和鼓励的言论,不少人认为这是圈内人在互相“捧臭脚”。一部电影好与不好,有那么难界定吗?

其实这很好理解。就好比你到了朋友家里吃饭,碰到不合口的菜,如果是关系比较好的,大概嘲讽一下,三言两语嘻哈大笑过罢。做菜的那个人也不会因为这些话语而不再继续做菜了;如果彼此关系一般的,要么不吱声,要么也会给予鼓励的言语。但是如果你某天到餐厅里去消费遇到同样的情况,大概也会毫不忌讳的直接评价:操,这个厨师是用脚做的饭吗?

不复杂,这就是人情嘛。之前我问老K,说如果我也觉得烂怎么办?他很藐视的看了我一眼,说:你懂个屁!

大多数情况下,永远不会嫌弃你并且真心支持你的,除了爸妈,就还剩下身边那几个数的过来的知心伙伴。或者是一起经历过,大浪淘沙所剩下的少数几个人,还在互相搀扶着前行。也没说谁的路就要好走一些,在这个大环境下,沼泽泥里前行,鼓励,哪怕是一些看似不切实际的鼓励,真的很重要。可能因此,还能多喘口气,多活个两三天。

《写在映前》
杀青合影

写这篇文章前看到一则新闻,说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经突破40亿。再过几天,就能超越中国电影票房总榜的第三名——《复仇者联盟4》。这样一来,票房总榜的前三名,就都是国产影片了(第一《战狼2》,第二《流浪地球》)。中国电影也在慢慢进步。

虽然中国电影的路确实比较难走,但哪怕跪着、爬着,我们也愿去。

不然呢?

加油,祝好。

相关文章:怪談 – 《黑湖怪潭》拍攝小記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