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黎散噶BLOG


都係要寫D野噶啦,個BLOG搞黎就係要寫D野噶,你唔寫,個BLOG一樣係咁擺著。又唔知從幾時開始,我地從乜都要表達,變成到現在乜都懶得表達。係叉燒變得唔好食了?定係油雞搶佐叉燒噶地位?

吹下水啫,事實上叉燒又關個BLOG乜事喔。

個BLOG搞搞下都就黎二十年咯,越睇到後面越慢,就好似我噶人生同埋個夢想一樣,郁都未郁過。

究竟係阿芳叉燒最好食啊,亦或是隔離個攤德叔叉燒好食?唔知啵,但係如果有一日你去買叉燒個陣,兩攤是旦有一攤今日休息唔做了,你都依然會覺得另一攤D叉燒黯然無味。或者這就是兩間鋪仔噶意義。阿芳一定要有德叔趁,而德叔都冇辦法少佐阿芳。

每次打開個BLOG都以爲個BLOG準備散佐了,要收皮了。但係過佐咁耐,BLOG依然係度。就好似我離開家鄉好耐無食過阿芳叉燒但係佢依然存在一樣。有D野並唔係話無就會無,又唔會話有就即刻有。

叉燒依然存在,我依然仲係只中意食瘦叉,BLOG依然仲存在,而我依然仲係無知講乜春。


《“就黎散噶BLOG”》 有 9 条评论

    • 都是要写点东西了,一个BLOG搞来就要写东西的,你不写,一个BLOG一样是这么放穿。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从什麼都要表达,变成到现在都懒得表达。是叉烧变得不要吃了?还是油鸡抢了叉烧的地位?

      靠瞎扯而已,事实上叉烧又关的BLOG什麼事了。

      一个BLOG搞搞下也就来二十年了,越看到后面越慢,就很像我的人生和一个梦想一样,动都没动过。

      究竟是阿芳叉烧最好吃的,也或是旁边的躺德叔叔叉烧好吃?不知道呀,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去买叉烧的时候,两躺随便有一躺今天休息不做了,你也依然会觉得另一躺点叉烧黯然无味。也许这就是两间的儿子的意义。阿芳一定要有德叔叔趁,而德叔叔也没办法少了阿芳。

      每次打开一个BLOG都以为的BLOG准备散了了,要收皮了。但是过了这么久,BLOG依然上。就好像是我离开家乡好久没吃过阿芳叉烧但他依然存在一样。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没有就会没有,也不会说有就马上有。

      叉烧依然存在,我依然还是只喜欢吃瘦叉子,BLOG依然还存在,而我依然还是无知说什麼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