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分专业的一些事情


引自 张浩 于2009年3月19日 13时发表的序论:
耶鲁大学前校长说过,中国的大学教育失去了中心,失去了重点,太多的人情、关系、以及政治因素掺杂其中,失去了大学所应具有的,纯净、学术、和独立性。是的,大学越来越像一个行政单位而多过于学术机构,所以,才会有一些让我们都很失望的情况出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我愿意去理解。
        其实,我还是很欣慰,在我看来,舆论的成功与否,关键在于,他是否取信于了绝大部分受众,所以,cctv永远都不会死亡,人民日报每天都在印刷,因为大部分人是相信主流媒体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昨晚的舆论制造并不成功。大家还是有主见,有思想的。这也是我们传媒类专业优于其它专业的地方吧。我们的眼界更加宽广,我们的视野更加真实

今天下午开了个班会,以为是哪个地方死人了学校又要要求班级最高领导传达关于安全问题的会议。浩哥在路上说有可能是跟分专业有关的事情,我还很有信心的说专业是自己的事,应该不会讲。
        就直接说了吧,会议并不是传达上级指示的,而是关于自己利益的一些事情,也就是分专业。主要舆论基调是:文艺编导是玩的,网络传媒是干压缩和类似于往校内分享视频的活儿,电视制作是一个说一个做的,最后电视编辑啥也没说,留了个悬念。总结得也太精辟了。
        这次的舆论基调一改以前的“电视编辑和电视制作都一样”的风格,开头直接道出文艺编导和网络传媒的不是,接着再说电视制作,最后电编啥也没说。这次舆论基调的大跳水,很多人认为跟咱班电编报的人太少有关,而选择网传和文编的同学则对这个舆论基调表示不满甚至愤慨,而有的人则看出一些事情似的说这次的舆论基调有点过于明显。HG还说了,如果不是导员不在的话,估计舆论基调会更绝对,而我们的导员是电视制作方向的。
        今天的舆论基调跳水估计可以为电视编辑方向的报名人数增添一些,这次的跳水,是急于没人报电编,还是单纯的给予同学们专业方向上的指导呢?

      其实,在昨天电视台开会和早些时候,我多少都有跟各个方向的专业主任有直接和间接的沟通,总体情况综合来看可以简短的如下说:
不管啥专业,开设的总课程都是一致的,在学习这些一致的课程外,不同专业会根据自己不同的特点来开设些针对性的课程。
电视节目制作专业和电视画面编辑专业的课程最接近,两者求同存异,按05级到06级的学长以及老师的介绍,电编则侧重与后期方面的,而节目制作则侧重前期,但是大体方向和出发点都是一致的,不是说制作就不弄后期了,也不是编辑就不学前期了。
文艺编导则是能比较多方面的接触一些文艺文学以及舞台(设计、策划)方面的知识
网络传媒则是会另外学习网页制作三剑客(就是DW、FLASH等软件)、数据库、流媒体等计算机基础知识,曲斌老师还特别说网络传媒主要面向平面和网络媒体,但并不是说你学这个了今后就不适合去电视台,因为网传还是建立在编导的基础上的,是在学会编导的情况下进行计算机知识的加深的,其他专业方向也是如此。

最重要的是,我看张院的人品,应该也不会弄出向舆论所说的半年如果学不会数据库就要怎样怎样的事情,没有学不会的学生,只有教不会的老师!!!

        我觉得选定专业并不是选定人生选定就业,就拿3DMAX和AVID或者数据库来说,想拿到证书吗?花几千元去专业的培训基地培训一星期,啥都会了,还可以拿到证书。关键还是理念的问题,让我妈去学电编,她就是学会怎么把视频切开了,但是不懂基本理论,怎么切都白费,那换剧话说,我们都学包装了,那艺术设计系的要来干嘛? 我们都学特效了,现在市面上的特效制作费还能那么贵吗?我们都学色彩了,张艺谋还混得下去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的特点,专业方向是为这个而设立的,是自己喜欢了才去学,而不是看着啥美丽了报啥。学长们也一再说最关键的还是靠自己。
        所以我一进到这个学校我就认定了不管学什么都得靠自己,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其实还应该加上几分的幸运,有那么多的朋友和贵人相助,不然不会成功。

        话说回来,这篇文章并不是在职责和映射谁(当然非得对号入座的那我也没法),在具有中国特色的操蛋社会下,这也许是必须的(也许和必须,其实是可以在一起的)。这些情况可以理解,不理解的也希望能够理解,就算你不理解,你也改变不了。因为这关系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大家都需要生存,或许今后的某天,我们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况且,中国的新闻不也在昧着良心说话嘛~!

这是比较感性而无止尽的一个话题,加油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