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


桑的妈妈走了,很突然,又不是很突然,但终究是突然的,毕竟谁都不会时刻准备着。这一话题我向来都选择逃避,虽然终要面对,但还是想躲。

雪是为了桑妈妈的病突然决定嫁给桑的。那是一个冬日的早晨,雪打来电话,宣布了她要踏入婚姻的殿堂。我第一反应是这娃是不是喝多了?几个月前还是很坚定的不婚主义者,怎么说叛变就叛变了?听她娓娓道来,又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

人总是在顷刻间会做出很大的改变。

雪在过年住院的那段期间,一直很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之前没有把孩子生了。这孩子在还没出世前就没了奶奶,这是个很沉痛的现实。

那就好好告个别吧。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愿天堂没有病痛,活着的人珍惜当下。


《“无常”》 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