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老家


再次·前言

决定这次将老家写得不再温馨……
与上次一样,这次回老家的行程是当天去当天赶回。
车子照常停在大爷的新楼旁,唯一不同的是,已经没有了往年的激情。以前没放假就期待着能回老家,与大哥二哥三哥还有邻居阿乐还有一些还叫不上名的伙伴一起玩。

10年前回老家,不止是回家看望奶奶,而且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虽然住在“人畜同楼”的屋子里,看只能收到2个台的黑白电视,看似简陋,但却乐在其中,因为有所有家人的陪同,大家一起在漏风的屋子里烤火,而我老往火盆里扔红薯,目的不是为了吃,烤红薯的激高潮不在吃,而是在红薯下火盆到出盆的那段时间,仿佛自己是个名厨一样拿根棍子在火盆里面不断翻滚那些红薯,玩累了,再吃已经差不多凉了的红薯,那感觉真好啊!而现在,大哥们都去不同的地方打工,二爷也无法抵挡城市的诱惑去了广东找工作,一家十几口人现在只剩下二娘、大爷、大娘,还有年迈的奶奶。

回家·任务

回老家只是一个任务

去年8月,上大学前的一个月,奶奶还是健康的,但依然驼背。今年春节,奶奶突然中风,半身突然瘫痪,已经不能行走,说话开始模糊,但还是驼背。今年5月,奶奶突然病情好转,奇迹般地活动了已经瘫掉的那一半身子,并在一星期后可以自如行走,但需持拐杖,不过看上去貌似驼背,但实际上就是驼背…

老妈今年检查出胆结石,需要手术。在手术的期间,四川地震了,在手术台上晃动的老妈和在成都晃动的我一起被奶奶牵挂。奶奶以为,老妈手术后不能行走,不能说话(大娘在2000年的时候做过一次脑瘤手术,手术后一直不能说话,但经过锻炼,现在已经可以正常和人交流,但是久不久会“卡带”一下,之后,在奶奶眼里,所有手术的结果都是这样),以为我现在还在废墟里呼救。直到通讯恢复后给老家报平安时,奶奶说我们哄她,说要见真人才相信老妈还是个人,而我还是个活人…..

这个任务必须完成!!!

到家后,奶奶竟然激动得落泪,这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看奶奶这样,以前回去从没见奶奶这么兴奋。她使劲捏我的手臂,再用力抓老妈的手腕,下了结论:两人还健在,放心了。

在交谈中,奶奶跟老妈讲算命的说自己只能活到今年,于是有了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大家能在817(农历)那天能给她过一次生日,我突然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任务必须完成!!!但,我只能远在成都为奶奶祝福,至于那个算命的,我想揍他!

冷清的老家,家人少了,家禽少了,空虚多了,思念也多了。

老家·追忆

回想起以前老家门前的三棵树,有两个长满了琵琶果,另一棵也长满了琵琶果,小时侯骑在三哥的肩膀上摘果子吃,二哥自告奋勇的爬上树去摘果….

想起每当我们回去的时候三哥最兴奋,有一次春节回去,三哥看到我后,立即起来扛我上肩,在棚里乱跑,眼前猪、牛、鸡、鸭不断的往我身后飘。想起每年回去可以跟着奶奶和大哥去放牛,而大哥的牛最壮,在睡觉的时候,大哥总是说,养太肥了还担心牛会顶上来….

想起二哥当兵时与他女友不知为何分手,而叫年少无知的我帮他跟他女朋友在电话里分手,我童声童气的在电话里跟对面的女人说着二哥早已交代给我的话:我哥让我跟你说,他说我想我们在一起并不合适,我们分手吧。

女人在电话里哭泣了半天后终于说好。挂掉电话后无知的我似乎觉得很好玩,自己像个特务一样传达什么“消息”,并交代二哥以后有这种活还找我 ,却没想其实二哥在前一晚不知郁闷了多久才下了这个决定。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何分手。我只知道,他们应该有过很美好的回忆,到了最后,甚至要结束了,都不忍心亲自去面对。喊分手需要一个小孩来传话,对于一个当兵的人来说,我觉得不代表胆小,而是那种走过了就不再回头….

生活·人心

现在二爷出去打工后,二娘扛起了整个家,以前我对二娘的印象不怎么好,但是这次回去,见她憔悴了很多。二娘只跟老妈寒暄了几句后,便又开始没头绪的干活,而她那活,又不是我们城市人能帮的…..

家里冷清了,对回老家的期待也变成了完成奶奶的“任务”。门钱的树没了,家里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大爷家与二爷家的关系开始走向僵硬。我想,以后,还会不会有大家在一起烤红薯的情景呢?

对比·社会

以前老家穷
现在老家小康

以前回家坐班车
现在回家自开车

以前说回老家咯
现在说回老家看奶奶

以前一去十天半月,走时依依不舍。
现在早去晚归,走时一一不舍。

以前邻居间来往甚密,交通方便。
现在邻居不见人影,因为各自都起了围墙,围墙起了,心墙也就起了。

以前房子只有两间,还是“人畜楼”,下面住畜生,上面住人,人多,热闹,和睦。
现在房子有四间,还是砖头的房,基本都盖的两层,下面放杂务,上面放人,人少,冷清,矛盾。

以前回家都吃家里的家常菜,
现在回去在城里买熟菜回去。

奶奶·奶奶

老家,除了奶奶,一切都只有回忆!

老家·图片

这次回去带了高清摄像机去拍了很多录像,去年8月的时候,老妈借了一台质量比VHS还差的DV机来,所以不能拍什么,今年一定要拍下些影像资料。

以前的“人畜楼”,下面是养畜生,上面住人,以前的条件很艰苦!
“人畜楼”对面的砖楼
奶奶与老妈
我侄子和侄女,来自城市与乡村
由于以前计划生育工作做的不好,至今我还记不住侄女叫啥名!!
我们离开时我抓拍的奶奶的一张照片,脸上写着“不舍”与“孤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