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走湖南I(考川音记)

2007年3月5日 1987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下了飞机,很熟悉的走过飞机通道,很熟悉的等候机场发放行李,很熟悉的坐机场大巴出来,很熟悉的开房住下,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是独自一人。虽然去年10月也和龙叔去了中国传媒大学学习,可能毕竟还有龙叔,这次他要去西安考外国语大学,所以我就得自己一个人了。

从机场出来,通过大巴窗口向外眺望,发现长沙这个城市还是可以的,湖南MM说话的声音都很好听哦,就连生气的语气都是带着软的。加上城市建设和绿化都不错。所以第一印象很不错,不像重庆那么糟糕。

第二天,我就去报名了。报名之前我换了家宾馆,航空宾馆。配置很豪华,88元/天。接着才打的去报名。本以为报名很轻松,其实出乎我的意料,现场很混乱,什么学校都在这里设报名点。报名考云南艺术学院的学生排队排到了另外一栋楼,场面很壮观。还好川音的人不多,但是因为他没有详细的报名流程,所以每做一步都得咨询,好不容易弄到表了,交钱了,填表了,交表了,才结束。整个过程花了3个小时。

隔天晚上就笔试了,考的是《疯狂的石头》影片分析。之后是编导创意笔试。

4号早上面试,我起了个大早,8点半就到哪里排队了,由于我去得比较早,所以排在蛮前面的,但是还是得在教学楼外面40分钟。等候的过程中,有一个家庭,儿子来考编导,然后父母都陪着来。由于当时风大,他妈妈看我穿着比较少,就问我:“小兄弟,穿那么少不冷啊?(你以为我想啊,我哪知道湖南会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冷)
我说:“还可以啦”
他妈妈接着问“你自己一个来?”
“是的”
“那你不错”
然后她去对她的儿子说:“你看人家真不错,单枪匹马的。”

这不禁让我想到中国的教育和中国孩子的社会实践能力,这要在美国或日本,一个18岁的大小伙子,出来考个试也要家长陪,肯定被人家笑话。尤其是日本,日本的小孩很小就有接触社会的锻炼。这点,我们中国就太“脆弱”了。我们这些孩子太过被溺爱了。一旦失去了“保护”,便一无所知。所以当时我妈还问我,要不要老爸陪你去?我是很反对的,我说现在不锻炼,总有一天要面对现实的。在皓子(王皓风-故意打错)的BLOG里也谈了这方面的情况。他也是独自一人进(北)京考试,也碰到类似的家庭。如果说你是考声乐的,要带很大件的乐器,父母帮着拿,那还说得过去。编导主要靠的是自己的脑子,带家长就没必要了嘛~

终于可以进教学楼了,由监考老师带上二楼,还得排队等,等里面面试完的人出来后才轮着进去。这次考的是命题编故事,就是给你个题目,然后你自己瞎编。我早上8点半去,到10点终于考完了,感觉还不错,因为我讲故事的时候发现3个评委都看着我(前面几个人讲的时候评委都是写东西或者走进走出的),我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现在就祈祷评委能认可我吧。

考完了,走出教学楼,发现教学楼外排起了长队,我想,我排在中间,我都要等两个小时才能进去考。真有些为排在后面的同学感到可怜。我们出来“混”都不容易啊。

没有艰辛的努力付出,怎么会有成功的丰收喜悦?所以我还要继续努力。加油…………

PS1:在这期间,有女友在我不顺利时的安慰,朋友在我准备考试时的祝福,家人远在他乡的思念牵挂。都让我很感动,这不就是亲情,爱情,友情么?我为我能有那么多好朋友,为有那么关心我的女友,还有那么好的家庭而感到幸福。

PS2:独自闯社会的感觉,很好。
PS3:本来标题我想要“独自闯湖南”的,但是想想,我还没到“闯”的时候,还是改成“走”吧。

2007年3月5日 于湖南长沙记

Jacky Tong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