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香港导演余积廉


 去年黄玺就有一个计划,说要到重庆拍一个人物,一个香港导演,在香港电影处于低迷期的那个时间,他厌倦了在片场打拼的生活,隐居来到了内地重庆,在一个小镇里开个面馆过着隐居的生活。所以想拍一下他的生活。但这个计划一直被搁置。今年他又心血来潮的想要去拍,我也有幸去做粤语外交和摄像,这样,我们电视台6人就踏上了这个不知所谓、前途渺茫的旅程。

其实我们也有做过最坏的打算,这个导演可能会因为曝光率太多(因为之前有不少电视台采访过他)而拒绝我们的访问,不然就是国庆两公婆出去旅游了,或者早已搬离这个地方。黄玺说,大不了就当来这里旅游咯。其实,谁都不会愿意到了重庆只能来这里“旅游”。

抱着阿Q的心态的晨光电视台“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领导班子,也就是我们6人:我、黄玺、高俭、徐彤(三鹿)、陈姝羽(陈XX)、呼伦贝尔(真名太难打)29号到的重庆,然后直接去北碚,找个宾馆住下,吃了个火锅,半夜在旅馆里玩扑克,真心话大冒险,还真是旅游来了,我被陈某害得真惨。

该干正事了,30号早上找到了那个面馆,面摊只有他老婆一个人,我们先是一人要了一碗面,国语外交陈姝羽开始跟他老婆套近乎,那装得可不是一般人能学出来的。临近下午的时候,我们终于见到了久违的余积廉导演。

开始他还是有些抱怨我们,说这样会打扰到他们的生活,并且他不是很希望在电视上曝光,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说我们是理工大学广播影视学院来的,也是学电影电视的,只是希望能来见余导演一面,然后学一些东西,采访的事无所谓,然后我又跟他说很鄙视那些电视台,为了收视率怎样怎样,其实自己何尝不也是跟那些电视台一样,希望能采访到拍到不寻常的人物……因为我跟余导演交谈用的是粤语,所以其他人都听不明白,当时我非常害怕他会说:那就聊天就好,不要采访了!

在聊天中,余导演终于被我们的好学和所感动,他说他也希望能帮学电影的年轻人做点什么,所以就这样,他答应了我们的采访和跟拍。

在接下来的两天拍摄,余导很热情的邀请我们到他家,给我们看了很多资料。在接受我们采访的同时,还给我们讲了很多专业上的东西,比如说武打片的拍摄啊等等,还亲自示范了很多。等于在这个假期给我们上了一次很珍贵的课,还教我们很多做人的道理,而我们一分通告费都没给他。

我在跟他独自聊天的时候,他除了讲他的故事以外,还跟我说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演艺圈的一些道理。最后他说我很有前途,还问我要了电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每个人他都那么说,但是言谈之中能看出他对我们这些人的所抱的希望,他对他老婆说,这些人很不错啊,将来他们一定有所作为!他老婆在我摆设备的时候也跟我讲:“我老公说Jacky Tong你不错啊。”嘿嘿,我很是欣慰能得到余积廉导演的肯定。

最后离开时我跟他表达了我们的谢意以及暗示我们无法提供通告费的无奈,他很慷慨的告诉我们:“等你地以后成为大师之后咧,就大把搵啦,到时候再请返我餐劲噶”

  “我D唔会忘记你今天噶指教,他日如有成绩,必定会返黎提你同埋报答你噶!”我说。

这些都让我们非常感动,甚至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余导还亲自打我手机来给我们问平安,那感觉,没法说的……,而我们坚信,这些待遇,应该是其他电视台的记者无法体验到的。

可以说,这个十一,是我目前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假期,不知道这个十一,是否能成为人生的一个MARK,对于前途,我们是很有自信的……

合影
余导给我们展示的资料:余积廉导演与古天乐等艺人以及工作人员的合影
即将离开时余导写给我的,它将是我追求目标的动力之一,我一定不辜负他的期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