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居者,香港知名导演余积廉的10年隐居生活


去年十月心血来潮去的重庆找到余导,回来后,因为各种原因,始终没有谁动那个150G的素材,而余导也有几次打电话给我,问我片子剪得怎么样啦,然后我们都很一致的说还没剪出来,哈哈,余导是不是对我们很失望咧。

 终于,我在张乐平的课,以及黄玺的记录片课都要求交一个人物访谈片,于是,我们就觉得,该给这150G素材算账了,通宵看了一晚的素材后发现,原来之前我们毫无目的的所有东西都拍了,现在从中要取一断来做还真是要下一定的功夫,所以,再次证实拍摄之前写个RUNDOWN是多么的重要。

我的版本和黄玺的版本差别就在于我的没有主播串场来划分段落,而我们都认为,这个只是为了赶交一个作业,并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最终效果,后来黄玺说,我们一起跟高俭再弄一个20分钟的纪录片,把东西讲的更充实一些,更好一些,不过,我和黄玺都是射手座滴,懒惰是射手的天性,那是不是意味这个提案得再等半年以后才开始动工?

昨天接到余导电话,他说他准备出山想拍电影了,而这动力还竟然是我们去年的那次拜访(自HIGH中…..),他想在成都或者广州拍摄,余导说把整个故事的框架简单的跟我讲讲,让我们帮着充实一下内容或提个更好的IDEA,然后我才发现原来真正的导演的“简单讲讲”可以讲47分钟,那详细说说的话。

当然拍戏最重要的还是投资的问题,现在余导也在找投资商,希望余导能成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