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啊高考啊


恩,两年前的今天,应该是一帮人在航天网吧里大开杀戮的时刻,但还是有时刻在提醒自己啦,说还有3天了耶,最后这3天也该为自己的刑场之路收拾下做准备了捏~~怎么还可以还那么放肆。

那天下午收到小卫和小茜的SMS,说大厨发了最后一套复习题,问我要不要回学校拿,当时竟让有一种冲动说我一定要回学校去要那个题目来复习,虽然在家就可以看到学校的球场,但是不是距离的问题啦,尽管最后拿到那三份是复习题了也是看都没看。跟上次大家兴师动众的去复印笔记一样,尽管我知道后来我也不会看,但是还是跟着大家一起花了15元复印了一堆废纸。人有时候是不是就会有这样的冲动捏,明知道用不着,但是就是喜欢跟着参与,然后霸着,真正到手了又发觉其实没用。

2007年6月8号下午,考完最后一科后走出考场,打开手机后收到第一条简讯是廖大SEND来的,他说我们是社会的人了。然后就是连续几天的聚会。。KTV。。喝酒。。我没有觉得有那种很释放的感觉,因为别人在教室煎熬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快活了,对于我们这些不乖的孩子来说,也只是例行的聚会而已,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知道这些聚会以后都不会常有了,有些人甚至就很难见到了,多的就是这些伤感。

7月下,夏,接到录取通知,不乖的孩子全都出省上大学了,曾经奋力煎熬的人不少在复读,还有为自己上了不中意的大学而哭了两天两夜的,我去安慰,换来十万个为什么,是啊,我自己都在问,为什么会那么的不公平。
不公平的还有,今天去电视台开会,又说了我们学校已经在申报国家级二本的院校,也就是说正式的脱离成都理工大学成为国家级的独立院校,还要改学校名称。毕业后拿到的学位证的含金量就比现在要高很多,都说我们很幸运。
在中学时期,成绩不好的人是饱受鄙视的,这点本人深感体会,中学就有个愿望,就是以后都要比那些曾经登记过我名字的和跟老师打我小报告的“三八”活得要好,现在看似还OK啊,至少不会惨到无所事事,哈哈~~~

纪子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会取那么女性化的名字)是个日本来华从商兼长期渡假的日本商人,跟我在MSN上有交往,他说在中国看到一些文章讲说日本的学生要学的东西都很多,压力甚比中国的学生要大,但是日本学生愿意学,而中国学生厌倦学,所以就论压力来说,还是中国的学生压力大。日本的自杀率在世界可以说是遥遥领先的,但是就学业压力而自杀的比例来说,中国要比日本高出很多。

高考这个独木桥不是那么容易过的,每年都会有更多的学生去挤这个看似不会扩宽的桥,无数考生就这样被挤下桥,要么重新挤,要么就走另外的路去渡江。
今年要挤桥的朋友很多啊,龙嫂啊,JENNY啊,YAN啊,06级电视台的同仁们,加油哦,使劲挤吧,我们在桥的对岸为你们祈祷。

PS1:命理老师说,我的名字无法推测。。。。
PS2:电视台突然要一寸的照片,我才发现我已经两年没照过证件照了,什么都没整就去照了一张,感觉跟像是从阴间来的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