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我扑街了!


如何成功的跳下综合教学楼天台上高达两米的墙?THAT’S THE POINT


        下午整个学校疯了,几乎每走几步就可以看到有人用不同型号的摄影机到处拍摄,仔细观察,他们的摄影角度一致,而且大多机器里都不装带子,我自己都吓一跳,没想到来学校两年多了,才知道我们学校的硬件种类是那么齐全。平时需要电视台开申请才可以使用的虚拟演播厅,现在是个人就可以进去,播控中心莫名其妙多出了N多看节目的人,虽然那些节目已经是几百年前就制作好的了,没错,对于自己的学校这样兴师动众的搞这些东西,我是觉得OK啦,套句我们院长的话:我们学校就是牛B!


        重点是,在回来的时候,跟张浩发生和谐性质的正常冲突,由于浩哥庞大的腹躯给予了全身的肌肉动力,在他的淫念以及这个动力的促动下,虽然健壮的我此时也变得娇小无力,于是我任由他摧残和蹂躏,在度日如年的冲突中,因为我过于拼命的护住了我的脸,所以无暇顾及下半身,由此也证明了我不是用下半身来思考的大无畏精神。终于,我还是守不住此时此刻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平衡”,于是我张开怀抱,拥入了旁边修理得很整齐的XXX树里……等我再次能站起来的时候,看着林乱的战场,看着被我娇小的身躯压乱的原本是很平整的小树,看着我裤子上增添了美丽的树叶绿,不禁想起儿时的歌曲:点解!点解!点解。。解。。解。。。点解我会长大。。。


        忍受着,接着去拍摄“电视节目制作”的作业,我们选的是《越狱》里的一个片段,需要上综教的天台上拍摄,但是去过综教天台这个拍摄圣地的人都知道,那里有两道差不多两米的墙,要到中间拍摄,必须要翻过去才可以,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身强力壮的人来说,翻过去根本就是小CASE,于是我凭借矫健的身躯、轻快的步伐,迅速跃过去,在跳跃的时候,我就像一只在天空翱翔的小鸟,尽情的享受自由的同时,还有时间去鄙视下墙壁给人类自由带来很多的阻碍,在那一刻,天空不是天空,风不是风,空气不是空气,而我越过的不是墙,是寂寞。。于是我决定降落,我用很标准的姿势迅速降落,在落地之前,简直就是perfect,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谁晓得地板经过雨水的冲刷和洗礼后,变得跟现在的电视广告商一样:狡猾得很!


        虽然我有矫健的步伐,但是始终是斗不过物理学原理,加上我本身比较沉稳,伴随着再次失去平衡以及巨痛的来临,我扑街了。。。。。。


        忍着疼痛将片子拍摄完毕,回来发现手臂和膝盖上都有鲜红的“标志”,就算纪念为中共60大庆吧,那“标志”碰一下还会触碰大脑的痛神经,真的是很神奇!
        我是男人,REAL MAN,但是我想说真的很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